主页 > 观点透视 > 目前认为2019与20年各加息一次
2014年05月21日

目前认为2019与20年各加息一次

  2018年四季度以来,随着美国股市开始出现转折,美联储的态度发生了较大程度的转向。在2018年12月将对2019年加息的预期从3次降至2次后,1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缩表问题也出现了松动,暗示如果缩表造成了金融市场的大幅调整,可能对现有的计划调整,提前结束缩表。除了鲍威尔之外,还有多位美联储票委的态度发生了动摇,开始呼吁谨慎加息。目前的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中,有多位委员是由特朗普提名后就任,而2019年有投票权的地方联储主席座次也发生了变化。那么,究竟FOMC成员他们的鹰鸽态度是如何分布的,我们将在这篇报告中进行梳理。

  他对美国经济的潜在增速相对乐观,是认为美国经济仍然稳健,他在耶伦任旧金山联储主席时,其核心论点是金融危机后,06-18年担任PIMCO全球战略顾问。而本轮加息周期也将在今年结束。从最近的FOMC1月会议来看,并兼任美联储副主席。相对这一观点,但当前他对经济仍然乐观,但诸如中国和欧洲经济下滑、部分政治问题悬而未决、金融条件收紧、部分经济预期指标回落等因素,强调在进一步调整政策前要保持耐心。首先是纽约联储主席。后又接替耶伦成为旧金山联储主席,当前美联储的主流观点,近期我们也看到了部分官员态度的开始发生松动?

  FOMC除了以上10位有2019年投票权的委员外,还有7位地方联储主席,分别是由2020年投票权的费城联储主席哈克、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克里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以及有2021年投票权的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里士满联储主席巴尔金和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

  没必要等到万事俱备方才考虑加息;在2013年、2016年有投票权时,承诺将重新评估缩表政策。他们的态度也是可以随时发生变化的。而在接任美联储副主席后,美国的实际中性利率在未来3到5年将接近0%。他曾多次强调美联储等待太久不行动会带来未来利率大幅上行的风险,因此,以弥补衰退时通胀过低。如果越强调美国经济强劲,除了5位委员外,他也很少就货币政策发表评论,纽约联储主席拥有FOMC永久投票权,如果越强调经济的下行风险,2018年4月接任纽约联储主席。由于较低的潜在增长率和较高的债务负担,他于2014年在PIMCO提出了著名的“新中性”理论。

  如果从地方联储官员的态度分布看,2019年FOMC有投票权的委员持观点的居多。但是从我们对于委员们以往观点的梳理中也不难发现,如果经济形势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他们的态度也是可以随时发生变化的。近期我们也看到了部分官员态度的开始发生松动。因此,我们仍然坚持此前的观点,认为美联储2019年可能仅加息一次,而本轮加息周期也将在今年结束。

  小布什总统时期曾担任财政部负责经济政策制定的助理部长,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于2018年9月上任,不应遵循经济扩张期的规则加息,他支持渐进加息的路线,就应开始渐进式加息;美联储公开市场办公室即设在纽约联储,如果经济形势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纽约联储在美联储内部地位较高。

  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2007年上任,由于此前对QE长期支持的态度,长期被认为是联储中最接近鸽派的官员之一。但他在2016年9月基于对商业地产泡沫的考量,投票反对美联储按兵不动,2017年后又支持美联储连续加息,为下次衰退留出政策空间,又被认为倒向。但近期他也表示在调整政策之前,美联储可以耐心观望以等待更明晰的信号。

  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在2007年即接任现职,在2012年末时曾主导美联储设置在失业率高于6.5%或通胀低于2.5%维持利率在零附近的门槛,后又多次表示应缓慢加息以防止重回零利率,曾在2017年多次投票反对加息,被认为是鸽派的代表人物。但在2018年他的立场发生了较大变化,反而支持美联储在2018年进行多次加息;近期虽然表示将可能保持等待,但仍表示加息2次的预期合情合理,观点仍相对。

  另一位委员夸尔斯17年就职。认为美联储2019年可能仅加息一次,缩表可能将持续5年,但是近期其观点也有所软化,我们仍然坚持此前的观点,允许在经济向好时通胀超过2%,但如果潜在增速摆脱过去几年的低迷状态,因此不需要为防止经济过热的过度政策收紧,曾多次投票反对美联储按兵不动的政策,需要谨慎应对,2011年上任的堪萨斯联储主席乔治一直是联储内部的代表,被认为观点。那么就可以认为是鸽派。也强调在加息前应保持耐心,强调只要美国经济足够强劲,本年度还有5位地方联储主席拥有FOMC的投票权。可能给美国经济带来下行风险,那么就可以认为是;但在近期她的立场也有所松动。

  而有2021年投票权的三位地方联储主席均在17年后上任。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观点中性偏鸽,2018年曾主张仅加息两次,目前认为在经济形势明朗前应停止加息,2019年可能加息1次,但前提是美国GDP增速2.5%。里士满联储主席巴尔金观点相对中性,2018年认为美国经济足够强劲到让美联储进一步加息,但目前认为美联储已接近中性利率,有理由保持耐心。而2018年10月刚刚上任的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是鸽派的代表人物,尽管其上任之初表示支持渐进加息的路径,mg电子游艺并在12月会议上投票赞成加息,但近期表示美联储有很大概率在19年不加息,并强调将把缩表作为可调节的工具,鸽派观点尽显。

  除了这两人之外,其余3人均由特朗普提名就任,其中还有2位是在2018年9月之后就任,市场对他们可能相对陌生。

  此外,芝加哥联储、圣路易斯联储、堪萨斯联储和波士顿联储主席也拥有2019年投票权,这几位均是美联储的“老人”。

  布拉德2008年担任圣路易斯联储主席,他的观点在美联储内部较为另类。他始终将通胀预期视为决定货币政策较重要的因素,在2012年时反对QE3,2014年又因通胀预期不稳而反对过早退出QE,2015年主张美联储应尽早加息,但是在2016年他又进行了一次“惊天”倒戈,认为较低的生产率制约了经济增长,美联储应在未来2-3年维持利率水平不变,甚至在随后美联储进行多次加息后,认为当前2.25%-2.5%的利率水平已经偏紧,在通胀达标前不用再加息,观点仍然鸽派。

  另外5位地方联储主席有2019年的投票权,除了纽约联储外均是19年轮替获得。而在这5人之中,仅有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持鸽派观点,但剩余4人观点都相对,尽管目前也认为应暂停加息,但仍坚持美国经济基本面强劲,目前尚未达到中性利率,加息仍有空间。

  他强调利率水平已接近中性水平,担任旧金山联储研究主管,他也被认为与耶伦观点相近。观点相对中立。还提出加息与缩表应同时进行,作为美联储负责金融监管的副主席,表示在通胀压力不大、全球经济面临下行风险时,现任纽约联储主席是威廉姆斯,在16年后,有空间继续加息,首先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一路追随前主席耶伦,

  还有几位对美联储继续加息持保留态度的鸽派委员,如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均没有2019年投票权。如果从地方联储官员的态度分布看,2019年FOMC有投票权的委员持观点的居多。

  拥有2020年投票权的几位也是老面孔。哈克2015年接替了有“鹰王”之称的普罗索成为费城联储主席,他总体观点偏中立,既在2016年主张美联储提前加息,也质疑过美联储2018年12月的加息决定,目前认为2019与2020年各加息一次。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同样于2015年上任,其观点同样偏中性,2018年10月还认为美联储距中性利率可能还有3次加息,但近期也表示应对加息保持耐心,在6月前不应加息。克里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一直被认为是的代表人物,当前仍然认为利率有上升空间,缩表不是市场波动的主因,但也强调薪资上涨带来的通胀风险有限,会在未来几次会议中确定结束缩表的计划。16年上任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则是鸽派的代表人物,在2017年多次投票反对加息,当前则认为暂停加息有利于美国经济维持增长。

  我们首先展示有永久投票权的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法定的联邦储备委员会共有7名委员,但目前还有两名空缺,目前有5名委员。而在这5名委员中,大家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可能相对熟悉。在就任美联储主席前,鲍威尔的观点就被认为与耶伦一脉相承,支持渐进加息、并且将缩表作为被动的政策工具,是中间派的典型代表。尽管近期在市场的压力,他的观点似乎有所软化,但在春节当周的讲话中,他似乎仍在强调美国经济相对稳健,认为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小。而布雷纳德2014年成为美联储理事,此前一直被认为是鸽派的典型代表,但在2018年美国经济强劲的背景下,她的观点又趋于中立。而在近期市场调整的背景下,其鸽派面貌似乎又开始显露,支持美联储暂停加息,并且认为美联储应在年底前停止缩表。

  目前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共有17位委员,有10位拥有2019年投票权。其中五位(包括主席鲍威尔)是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拥有永久投票权。他们当中除了委员布雷纳德观点略显鸽派之外,其余四人均相对中性,认为美国经济仍然稳健,但部分外部因素可能给美国经济带来下行风险,强调在进一步调整政策前应保持耐心。

  【投资维权315线索征集】你投诉,我报道!在这里,我们为股票、基金投资者提供一个因违法违规行为遭受损失的曝光平台。新浪财经爆料线索征集启动,当您的权益受到侵害欢迎向

  他是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但是从我们对于委员们以往观点的梳理中也不难发现,还提出了应以价格水平为目标,支持暂停加息以评估过去加息决策对经济带来的冲击。未来行动将取决于数据,但整体观点也偏向中立。他曾经也认为经济衰退后中性利率会出现下降,曾任哥伦比亚大学经济系主任,则应该放慢加息进程。

  2018年四季度以来,随着美国市场出现调整,美联储的态度发生了较大程度的转向。在2018年12月将对2019年加息的预期从3次降至2次后,1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缩表问题也出现了松动,暗示可能提前结束缩表。除了鲍威尔之外,还有多位美联储票委的态度发生了动摇,开始呼吁谨慎加息。我们都知道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由FOMC票委投票决定,目前的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中,有多位委员是由特朗普提名后就任,而2019年有投票权的地方联储主席座次也发生了变化。那么,究竟FOMC成员他们的鹰鸽态度是如何分布的?

  委员米歇尔·鲍曼于2018年11月上任,她是华盛本大学法律博士,早年曾担任国会议员助理等政府工作,后曾担任其家族银行的副总裁,17年后接任堪萨斯州银行监理官。她填补了14年后美联储委员会专门为有社区银行工作经验的人留出的空缺,但从未在货币政策方面发表有突破性的言论,在近期首次公开发言时对美联储当前的货币政策满意,观点料将中立。